<delect id="fo1xi"><pre id="fo1xi"></pre></delect>

    <dl id="fo1xi"></dl>
    <div id="fo1xi"><tr id="fo1xi"><object id="fo1xi"></object></tr></div>
    

      <menuitem id="fo1xi"></menuitem>


      大眾新聞網 > 綜合> 正文
      這里的新鄉賢有新作為
      時間:2018-10-12 12:11:54 來源:人民網

        永川區永榮鎮白云寺村鄉賢評理員王章學(右一),在自家墻上懸掛“鄉賢評理堂”牌匾。
        

        永川區臨江鎮隆順村“鄉賢評理堂”里,陳久述主持調解鄰里糾紛。
        

      祝家壩大院,雖叫大院,其實并不大,只是個村民小組,隸屬重慶市永川區仙龍鎮太平橋村。

      遠遠望去,荷塘綠樹,明黃色的民居,外墻點綴著彩繪和書法。55歲的蔣顯明,就住在這里。“我們這院子,稱號挺多的:美麗大院、平安大院、文明大院等,要說最讓人羨慕的,當數和諧大院。”

      老蔣邊介紹,邊伸手一指:不遠處,紅底金字的“鄉賢評理堂”牌匾煞是醒目。

      作為鄉賢評理員,老蔣很是自豪。“矛盾糾紛來我這兒評評理,基本上不出院都能解決。”

      走進“鄉賢評理堂”,圍著方桌坐定,老蔣拿出了專用記錄本。兩個小時下來,有好幾撥村民來找老蔣說事兒。小一點的矛盾現場評理,大一點的糾紛問清要害,再約定“調查”和評理的時間。

      在永川區,像蔣顯明這樣的鄉賢評理員現有107位。他們平時活躍在田間地頭,評判家長里短,維護公序良俗,涵育文明鄉風。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加強農村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借助群眾身邊的“鄉賢評理堂”,依托群眾信任的鄉賢評理員,永川區健全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力求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鄰里更和諧,在促進自治、法治、德治有機結合中推進鄉村善治,在新時代踐行“楓橋經驗”。

      選鄉賢評理員

      7道程序層層選,20字標準嚴把關,從1009名新鄉賢中遴選出107位鄉賢評理員

      一身無褶的白衣,胸前佩戴黨徽,三教鎮川主廟社區的王志學精神矍鑠,完全看不出已是85歲高齡。

      “先是開院壩會推薦,現場投票。”兩年前,王志學當選鄉賢評理員,連他自己都沒想到會全票通過,“當時就想,大伙這么信任,選上了就要好好干。”

      院壩會推薦只是第一關,其后還有6道程序:村民評議、初評公示、走訪復核、鎮街審核、正式公示、區級認定。經過層層把關,王志學正式成為永川區“鄉賢評理堂”的第一批鄉賢評理員。

      “選鄉賢評理員,不光程序上嚴格,品行方面還有20字標準:崇德尚法、為人正派、熱心公益、處事公道、群眾公認。這些條件王老都符合。”三教鎮司法所所長張澤友說。

      鄉賢評理員不是誰都能當,首要得是新鄉賢。2015年以來,永川區按照“草根群體、民間力量”的定位,開展“我們的鄉賢我們評”活動,選出1009名新鄉賢。其中,年齡最大的93歲,年齡最小的27歲;黨員占比超過一半,農村優秀基層干部、鄉村教師、致富帶頭人等成為主體。

      “說話有人聽,辦事有人跟,群眾信得過。新鄉賢德高望重、垂范一方,是鄉村治理中不可多得的德治資源。”永川區委書記滕宏偉說,推動鄉村善治,要用活用好新鄉賢資源,這是遴選鄉賢評理員、建設“鄉賢評理堂”的初衷。

      7道程序層層選,20字標準嚴把關,永川區再從全區1009名新鄉賢中遴選出107位鄉賢評理員。與此同時,107個“鄉賢評理堂”在永川各村社掛牌開張。

      “具備法律知識、善于調解糾紛、熱心公共事務,這是鄉賢評理員的共同點,今后成熟一個發展一個,不盲目追求覆蓋率,已經當選的,也不是終身制。”永川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羅曉春說,有一名鄉賢評理員,因為時間精力顧不上,已被列入辭退名單,“我們有一套考核辦法,能者上,庸者下,不能砸牌子。”

      107名鄉賢評理員,像王志學這樣德高望重的長者約占1/3。另外兩個“1/3”,分別是有豐富群眾工作經驗的人和致富帶頭人。

      “村民家門朝東朝西,家里都有什么人,我一清二楚。”來蘇鎮觀音井村鄉賢評理員伍元中,當過14年村黨支部書記,村情民意全在腦子里,評理不用現摸情況。“我有種好糧食的技術和經驗,在村里牽頭成立了種糧專業合作社,大家信賴我。”臨江鎮普安村鄉賢評理員黃澤兵也是信心滿滿。

      107個“鄉賢評理堂”,有的結合文化中心戶、法治大院等聚居點布局建設,有的依托公共服務中心、綜治調解室等現有場地。因地制宜,建在群眾身邊,讓群眾找得著。

      單兵作戰,也要規范。永川區為每個“鄉賢評理堂”提供了“十個一”的標準配置:一塊牌匾承載榮譽,一句標語明確目標,一套證件亮明身份,一枚徽章蘊含哲理,一本手冊教授方法,一本筆記刻錄歷程,一套桌椅規范配套,一個水杯體現溫情,一個提包展示形象,一套機制保障運行。

      高標準、嚴要求、有章法,這支由“好人、能人、熱心人”組成的隊伍,名氣越來越大,口碑也越來越好。

      2017年以來,永川區107個“鄉賢評理堂”開展普法宣傳活動1290次,參與群眾超過10萬人次。鄉賢評理員牽頭創建了41個平安示范大院,組建了56支守樓護院巡邏隊,化解了1870件矛盾糾紛,收集了1730條社情民意信息,助推筑牢和諧穩定的基層防線。

      斷是非曲直

      講法理、講道理、講情理,鄉賢評理員不是簡單地“和稀泥”,也不能“包打天下”,而是引導群眾遇事找法、解決問題用法

      沿著寬敞平坦的水泥路走到盡頭,便見一幢巴渝風貌小樓,房前屋后鐵樹、桂花、玉蘭郁郁蔥蔥。這里是大安街道云霧山村的一個農家大院,村民楊某和鐘某都喜歡在院里散步,每次遇到都熱情地打招呼。

      可就在一年前,兩人差點打起來。起因并不復雜:楊某清掃院子焚燒樹葉,火苗躥起來燒到了鐘某家的一株桂花樹;鐘某索賠500元,楊某認為是“敲竹杠”。

      兩人爭執不下,便找到了鄉賢評理員李朝洪。耐心聽完原委,李朝洪心里有了底。他對鐘某說:“現在不像前幾年,桂花樹沒那么值錢了,你這棵樹不大,賠100元怎么樣?”

      趁鐘某琢磨的工夫,李朝洪又勸楊某:“燒到了人家的樹,不賠說不過去。焚燒枯枝和垃圾,污染空氣又容易引發火災,以后別燒了,還是倒進垃圾池吧。”

      聽李朝洪說得在理,倆人不再犟,畢竟是鄰里鄉親,抬頭不見低頭見。李朝洪再趁熱打鐵,勸兩人各退一步,糾紛順利化解。

      李朝洪說,雖然來評理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可處理不好容易引發大問題。“以前村里有兩兄弟,為了一只鴨子,打起了官司,不管誰贏,親情都輸進去了,不值當!大家信任,咱就得一碗水端平,把法理和情理講透,只要矛盾能化解,辛苦一點沒啥。”

      評理不是簡單地“和稀泥”,而是要從根子上解決問題。

      今年3月,雙石鎮雙石社區一棟老房子下水管堵塞,樓上樓下的住戶相互埋怨。

      74歲的評理員溫昌權得知后主動上門,挨家做工作,“已經臭氣熏天了,咱們就別再怨氣沖天了。”

      “老溫不是一塊包包兩邊揉,而是分清了誰家的責任,批評教育。這不算完,還幫我們解決實際問題。”居民代英說,在溫昌權的提議下,幾戶人家同意共同出錢整修水管以絕后患,“他幫我們聯系施工單位,硬是在這里連盯了好幾天,一直到修好。”

      水管不堵了,居民的心也就不堵了。

      評理也無法“包打天下”,還須引導群眾遇事找法、解決問題用法。

      “有個合同糾紛,幾年了一直僵持不下,想請您老出面協調一下。”今年3月,評理員王志學接到三教鎮綜治辦主任鄧興志的電話。雖然馬上答應下來,但王志學沒有大包大攬,“先了解情況,再討論一下。”打開厚厚的卷宗一看,最關鍵的當事人居然是自己的遠房侄子王某,王志學的底氣增加了不少。

      王某的妻子2013年去世,但她生前從親戚那里借了一些錢。后來,親戚們拿著借條追上門,把王某一下搞蒙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已經還了?”看到欠款總額近20萬元,王某壓力不小,疑惑也大。

      一番研究后,王志學建議,由鎮司法所選派一名專業法律工作者,一起來處理這起合同“懸案”。

      “凡事要講證據,人家有借條,你拿不出還款憑條,鬧到法院也不占理。”王志學苦口婆心,再加上專業法律工作者擺出的法律條款,讓王某頓時語塞,但思想的彎還是沒轉過來。一次不行,就跑兩次三次,直到今年5月,在王志學和搭檔的共同努力之下,王某終于認可了還款方案。

      “我們是評理,不是法官判案。”王志學說,遇到不能直接化解的重大矛盾糾紛,得及時向上反映,聯動調解。鎮司法所、派出所、法庭都在評理堂隔壁,方便得很。

      鄉賢評理,遵循“法為上、禮為先、和為貴”,是對行政調解、司法調解的有益補充,而不是直接代替。永川區牢牢把握這一原則,專門發文明確要求:“鄉賢評理堂”必須在鎮村黨組織的領導下開展工作,鄉賢評理員必須接受政法部門的專業指導。

      鄉賢評理員和“鄉賢評理堂”延伸了法治觸角,也為基層干部在社會治理方面“搭把手”。

      “村兩委成員只有6個人,就算有三頭六臂也忙不過來。”大安鎮云霧山村村委會主任徐澤彬深有體會,鄉賢評理員和“鄉賢評理堂”守住了“小事不出村”這第一道防線:前幾年,云霧山村每年都有約30件信訪案,去年只有3件。

      聚民智民力

      進得了家門,坐得下板凳,拉得上家常,建立起感情,借助鄉賢評理員貼近群眾的優勢,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蔚然成風

      見到王忠容時,這位65歲的鄉賢評理員滿臉倦容。

      “昨晚在工地守著收材料,深夜兩點才回來,早晨5點又被電話鬧醒。”王忠容快人快語,邊擺板凳邊說。聊天的話題,也從工地開了頭。

      這段時間,村里在修一條3.8公里長的水泥路,王忠容一直守在工地上。這位大忙人,是何梗鎮豐樂村黨總支下屬一個黨支部的書記,也是鄉賢評理員,村里的大事小情、村民間的矛盾糾紛都得管。

      一位村民講起了王忠容調解糾紛的故事:村里有一戶人家,兩個子女不贍養老人,王忠容調解多次,最后支持老人打官司,為防止判決結果不兌現,王忠容提出贍養費由她轉交,監督到底……

      干這些事,確實費心思,當好鄉賢評理員不易。為村民服務了30年,王忠容總結出幾點心得,“鄉情、傾聽、公正,這些底線得守住。”

      老伴在城區買了房子,但王忠容很少回去住,“有一次回城都走到家門口了,又被村民的電話給叫了回來。大家信任我,我放心不下,也舍不得。”

      鄉賢評理員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由群眾推選、受群眾認可。靠著這種天然的情愫和為民服務的勁頭,他們進得了家門,坐得下板凳,拉得上家常,建立起感情;他們對鄰里鄉親知根知底知想法,經常可以問寒問暖問民情……

      “‘鄉賢評理堂’是培養村民理性溝通的公共交流空間,也是提高基層合作效率的重要平臺。”重慶市委黨校公共管理學教研部主任謝來位教授認為,鄉賢評理員公信力和認同度高,對鄉村公共事務有發言權,這就使得推進鄉村治理具有了重要的現實意義。

      永川區委和區政府也意識到,鄉賢評理員和“鄉賢評理堂”的作用,絕不只是評評理,還具有更大的價值。經過調研總結,永川區建立起鄉賢評理員參與基層民主自治機制,村(居)兩委召開重要會議、開展重大活動、實施重點項目,均須充分聽取鄉賢評理員的意見和建議。

      這一點,蔣顯明體會頗深。若論當鄉賢評理員,他是個新兵,但這并不耽誤他有所作為。作為致富帶頭人,蔣顯明在村里頗有成就。自從當上鄉賢評理員,他為村里的發展和村民致富出主意、打頭陣,干得風生水起。

      2017年,蔣顯明組織村民將306畝閑置土地集中起來,種植了李子、晚熟血橙等特色水果,42戶村民通過土地入股的方式,實現了“農民變股東”。村里的一灣大溝田,打谷難、收割難,蔣顯明獻計獻策,征得村民同意后引進業主改建魚塘。鄉村環境治理,蔣顯明投錢投勞,修花臺、栽苗木、清垃圾,帶動村民美化家園。

      “‘鄉賢評理堂’也成了村務‘議事堂’,村里的不少事,大伙在這里就商量好了。”蔣顯明笑著說。

      在永川區各級黨組織的領導下,散布在鄉村的一個個“鄉賢評理堂”,正成為答疑釋惑、反映民意、匯集民智、凝聚民力的重要載體,激發出基層自治的民主活力。大事共議,實事共商,好事共辦,成為“鄉賢評理堂”的一大亮點。

      護公序良俗

      九叔每成功調解一起糾紛,就會寫下一首打油詩,至今已寫百余首。這些通俗易懂的詩句,連同九叔們的嘉言懿行,如春風化雨

      衛星湖街道石龜寺村,有座“老店子”大院。石板古道、黃桷老樹,見證著這里300多年的滄桑變遷。

      74歲的呂祥杰退休后,回到大院里的老宅生活。為了給鄰里鄉親營造優美舒適的公共環境,他在周邊栽種了很多花草竹木,設計和修建了“翠竹亭”“葡萄亭”“娛樂亭”“文化長亭”,自費購置了書籍和健身設備。

      2017年,村里推選鄉賢評理員時,呂祥杰毫無懸念地全票當選。“文化長亭”掛上了“鄉賢評理堂”的牌匾,成為大院新風景。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呂祥杰在調解家庭糾紛上卻獨有心得。

      村里一對父子,因土地征收補償鬧得不可開交。呂祥杰第一次到現場時,聽到的第一句話竟是父親對兒子吼“今后都不要往來了”。一問詳情,是兒子想從父親那里多拿一點土地補償款做小生意,但父親考慮自己年紀大了,又無生活來源,堅決不答應。雙方互不相讓,慪氣也不斷升級。

      第一次調解以失敗告終,但呂祥杰沒有氣餒。他在自家擺了桌酒菜,邀請當事人父子做客。席間,呂祥杰聊起了“呂氏家風家訓”,講起了自己的父親在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養育兒女的艱辛。“作為老人要有愛心,作為子女要有孝心”,一番話下來,父親紅了臉,兒子流了淚,當場表示要不計前嫌、和諧相處。

      “傳家風,講家教,道德品行人人要;講和諧,講文明,禮義忠孝必傳承;愛國家,愛人民,勤儉持家作主人;莫逞強,不稱霸,團結群眾力量大;遵法紀,守規章,勤奮廉潔做榜樣。”這就是呂祥杰撰寫的“呂氏家風家訓”。呂祥杰所在的村民小組,90%以上的村民都姓呂,每逢家庭團拜會、清明祭祖,呂祥杰總會給大家講家風家訓。

      “呂老言傳身教,大院變化很大。”石龜寺村黨總支書記周隨義說,村民家風更和美了,不孝敬老人的現象大為減少。呂祥杰每天起早打掃大院倆小時,堅持了8年,近幾年不少鄰居紛紛加入,主動要求“我也來掃一段”,“全村34個村民小組,這里的矛盾糾紛最少,村容村貌也最整潔。”

      永榮鎮子莊村的80后鄉賢評理員劉益彬,6歲時一場高燒,讓他落下三級肢殘。長大后,他成了一名鄉村醫生,憑著一只左手和不太靈活的雙腳,盡心盡力地守護著村民健康。

      外出就診,劉益彬的藥箱特別引人注目,正面印有“流動鄉賢評理堂”,左側印有“禮讓”,右側印有“和諧”。“既給村民看病,又幫村民解心結,他與村民結下了親情。”劉益彬的同事黃財權說。自強自立,助人為樂,劉益彬感動著村民,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村民。

      “鄉賢評理員的故事,讓人感到撲面而來的新風尚。”永川區委常委、宣傳部長趙德明說,建設鄉賢文化,永川立足常態長效,通過制度設計有序引導“鄉賢評理堂”維護公序良俗,促進社會和諧。

      在村(居)兩委指導下,永川“鄉賢評理堂”圍繞村容整潔、鄰里和睦、婚喪嫁娶等內容,制訂和修改了150余項貼近農村實際的村規民約。依托“鄉賢評理堂”,各村發起成立禁賭勸導協會、紅白理事會,編寫“戒賭歌”。

      “鄉賢文化是現代社會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淳化風俗、定分止爭等方面發揮著包括法律在內的其他社會治理手段難以替代的作用。”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院長趙萬一教授說。

      每一次評理,都是對鄉風文明的一次推動。

      臨江鎮隆順村,鄉賢評理員九叔名氣響當當。九叔,大名陳久述,為人公道正派,盡管今年才49歲,但街坊鄰居都親切地叫他九叔。

      記者尋訪到九叔時,他剛為村民評完理。“先別急著走。”九叔叫住正要出門的當事人,“根據你們這件事,我作了一首打油詩,送給你們。”

      “兩個家庭都不幸,遇到事情應冷靜。都是同院鄰里人,互相關照才得行。”兩人連連道謝,在場村民也都笑著鼓起掌來。

      九叔每成功調解一起糾紛,就會寫下一首打油詩,至今已經寫了百余首。這些通俗易懂的詩句,連同九叔們的嘉言懿行,維護著公序良俗,讓家風更和美、民風更淳樸、鄉風更文明。

      編輯:(編輯:zr)

      分享到:
      ① 大眾生活報-大眾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圖片新聞
      綜合
      這里的新鄉賢有新作為 軍民融合發展取得創新性成果 大雪襲擊納木錯 滯留游客已經全部撤離 廣東省出臺鐵路安全管理條例 甘肅“馬氏兄弟”涉惡團伙案偵查終結 買短途票乘坐長途列車 補票漏洞需堵上 梨果豐收滿園飄香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劇透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合作加盟  |  投訴報料  |  人員查詢  |  網站首頁

      赛马图片
      <delect id="fo1xi"><pre id="fo1xi"></pre></delect>

        <dl id="fo1xi"></dl>
        <div id="fo1xi"><tr id="fo1xi"><object id="fo1xi"></object></tr></div>
        

          <menuitem id="fo1xi"></menuitem>

          <delect id="fo1xi"><pre id="fo1xi"></pre></delect>

            <dl id="fo1xi"></dl>
            <div id="fo1xi"><tr id="fo1xi"><object id="fo1xi"></object></tr></div>
            

              <menuitem id="fo1xi"></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