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fo1xi"><pre id="fo1xi"></pre></delect>

    <dl id="fo1xi"></dl>
    <div id="fo1xi"><tr id="fo1xi"><object id="fo1xi"></object></tr></div>
    

      <menuitem id="fo1xi"></menuitem>


      大眾新聞網 > 社會> 正文
      下足繡花功夫 激發持續動能
      時間:2018-10-23 18:22:54 來源:人民網

      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打贏脫貧攻堅戰這場硬仗中的硬仗,離不開廣大貧困群眾積極主動的參與。注重激發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內在活力,注重提高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自我發展能力,才能提高脫貧質量,實現更穩定更可持續的脫貧。

      脫貧攻堅推進至此,當前深度貧困地區的貧困群眾精神面貌怎樣?存在哪些突出問題?如何更好激發貧困群眾的內生發展動力,提高他們的發展能力?本報記者深入目前全國貧困發生率最高的深度貧困地區——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與扶貧干部、貧困群眾深入交流,梳理問題,探討對策。

      這里“直過”民族人數眾多。傈僳族、怒族、白族等少數民族世代居住在此,其中一些少數民族從原始社會、奴隸社會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社會發育程度較低。

      這里貧困面廣、程度深。建檔立卡貧困戶還有4.9萬戶17.9萬人,2017年貧困發生率達38.14%,遠遠高于全國貧困發生率。

      這里是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全國貧困發生率最高的深度貧困地區之一。

      貧困程度有多深?

      不少村莊尚未通路,危房數量多,村里普遍缺少穩定的增收產業

      作為全國的“窮中之窮”,怒江到底窮在哪?有多窮?

      窮在路不通路難通。路之于地區發展,如同血管之于身軀。無高鐵、無機場、無高速公路、無水運……怒江州只有一條蜿蜒在崇山峻嶺間的省道與外界相連。不僅缺“大動脈”,“毛細血管”也不通暢。628個自然村未通道路,938個自然村的道路未硬化。

      碧羅雪山是怒江和瀾滄江的分水嶺。從瀾滄江谷底出發,驅車攀爬,塵土飛揚,讓人難以辨別方向。山道狹窄,遇到會車,須停車錯位才能繼續前行。行至山頂,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兔峨鄉吾馬普村石布子村民小組坐落于此,幾乎與世隔絕,目前全村71戶213人全部為貧困戶。“人難出去,東西運不進來。”村民余二伏說,一袋水泥在鎮里賣20元,運到村委會要40多元,肩挑背扛到石布子村民小組就得60多元。

      窮在住房不安全。不少村民住在杈杈房、吊腳樓,夏天漏雨、冬天漏風。走進瀘水市洛本卓白族鄉金滿村念昌村民小組村民高三妞的家,兩層吊腳樓,一樓養牲畜,二樓住人。屋里左邊是灶臺,右邊是床,正中是火塘,生起火來,煙霧繚繞。一家三代就擠在這間光線昏暗、到處黑乎乎的木屋里。洛本卓鄉黨委宣傳委員麻繼成說:“大部分村民居住環境差,在木屋里生火,火災風險大;人畜混居,衛生條件堪憂。”

      窮在發展產業沒出路。中專畢業的肖自楠是金滿村學歷最高的村民,他想帶領村民闖出一片天地,但苦于找不到合適的產業。和駐村干部合計后,購置了兩臺家用烘干機做實驗,準備搞薯片加工。“不過要把產業做成樣子,還差得遠,資金、技術、市場都是攔路虎。”肖自楠只好走一步看一步。駐村干部楊威說,當地貧困村普遍沒有穩定的增收產業,很多貧困村壓根沒有集體經濟收入。

      怒江州委書記納云德說,惡劣的自然條件限制了發展,加上因病、因學,缺技術、內生動力不足等,各種因素相互疊加,怒江州成為深度貧困地區。

      區域發展動力如何提升?

      補上路、房、水等基礎設施短板,精準選擇脫貧產業,提升“造血”能力

      如果把脫貧工作比作行駛中的火車,只有區域經濟發展的“車頭”跑起來,脫貧攻堅才有強勁動力。怒江州“窮根”扎得深,要補的短板多,如何加快區域發展?

      道路暢通,滿盤皆活,但怒江通路并非易事。

      難在生態脆弱。蘭坪縣位于瀾滄江大峽谷中,屬干熱河谷氣候,植被稀少,生態環境一旦遭受破壞,很難恢復,修路之處極易發生山體滑坡。

      難在建設成本奇高。怒江州的路是在懸崖峭壁上鑿出來的,建設成本高出一般地區一倍以上,對于財政本就困難的怒江州而言是難上加難。又因村寨分散,一條路往往只能解決上百人甚至幾十人出行,建設費用平均到每人,高得驚人。

      怒江州交通運輸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打破交通瓶頸,唯有集中資金和資源,從易處著手。怒江州按照輕重緩急,實施分類突破,推進縣鄉道路改造、自然村通達、建制村暢通等工程。特別是對貧困地區50戶以上不搬遷的自然村,統籌各級資金,加快通路。

      安居才能樂業,讓貧困群眾住上安全房,怒江同樣面臨不少挑戰。

      危房改造數量多、投入大。怒江州完成9萬余戶農民認定,梳理出C、D級農村危房24687戶,還有無房戶1304戶。

      10萬人需要易地搬遷。高黎貢山,山高水急,金滿村坐落在云霧繚繞的半山腰上。走進村里,一座座吊腳樓靠幾根木柱固定在陡坡上,隨著山勢排開。去年夏天,金滿村連下幾場大雨,一撥撥的大石塊從山上落下。村民和江中說,一到雨天,就提心吊膽。怒江州把“貧困戶住上安全房”作為脫貧的重要標志,到2019年底將全面完成農村危房改造。

      用非常之策,解非常之難,區域發展的基礎正不斷夯實。“緊盯最困難的地方,瞄準最困難的群體,集中力量從最關鍵的、最要緊的事情做起,補上最短的短板,促進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發展,進而帶動群眾脫貧致富。”納云德說。

      基礎設施短板不斷補上。目前,怒江基本解決了農村人畜飲水問題,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穩步推進;農村4G信號覆蓋工程穩步推進,手機信號自然村覆蓋率達97%。

      各項社會事業不斷改善。貧困群眾教育、醫療保障程度越來越高。全州小學適齡兒童入學率99.7%,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加基本醫療保險率、城鄉居民養老保險率均為100%。

      特色產業逐漸涌現。草果種植面積達100多萬畝,2017年產值達3.5億元以上;重樓、滇黃精、續斷、桔梗等中草藥材漸成氣候;核桃、漆樹、花椒等特色經濟作物發展勢頭良好。怒江州扶貧辦相關負責人介紹,下一步將通過精準選擇脫貧產業、科學制定措施,精準扶持到戶到人,進一步增強產業扶貧的精準性、有效性。

      發展帶動脫貧,脫貧才能更好發展。“怒江州渴望發展,只有區域整體發展水平提高,才能為脫貧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怒江州把經濟社會發展各項事業和脫貧攻堅緊密結合,讓貧困群眾逐步過上好日子。”納云德說。

      貧困群眾精神面貌怎樣?

      一些群眾存在畏難情緒,存在“等靠要”心理

      打贏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這場“硬仗”,離不開貧困群眾的參與。在怒江采訪發現,一些貧困群眾自我發展動力不強,但根除精神貧困,很難一朝一夕完成。

      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怒江州有特殊的困難。60%以上人口為“直過民族”,40%的人口不會講普通話,人均受教育年限僅為6—7年,不少少數民族地區社會發育程度低。怒江州新時代農民講習所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楊云紅說,一些群眾祖祖輩輩生活在高山深谷中,與現代生活隔絕,缺乏主動謀求幸福生活的動力、能力,精神貧困成了脫貧攻堅路上的攔路虎。

      貧困群眾對發展產業存有“怕”心態。

      瀘水市魯掌鎮浪壩寨村大學生村官和倩如發展羊肚菌產業,帶動貧困戶脫貧。雖然提前找好了銷路,免費提供技術指導,承諾保底價收購,但村民還是擔心羊肚菌長不出來,寧愿繼續種苞谷。楊云紅說,貧困群眾普遍存在“怕”的心態,腦袋里的“怕”成為行動上的“慢”,發展產業怕賠,外出務工怕遠。魯掌鎮黨委副書記岳應鑫說,希望能有更多富有開拓精神的農村能人和大學生村官、駐村干部等共同干事創業,推著貧困戶往前走。

      一些貧困群眾缺技能,脫貧產業難帶動。

      群山巍峨、翠峰如簇,豐富的森林資源是怒江州的“綠礦石”。魯掌鎮三河村村民袁開友牽頭成立合作社,發展楤木(刺龍苞)種植加工。今年刺龍苞長勢不錯,但沒想到在收購環節出了問題。有村民未能完全掌握采收技術,誤了時節;有村民未能及時處理嫩芽,導致楤木腐爛,卻強要合作社收購。

      劉幫強是三河村的能人,他帶動貧困戶發展長柱重樓種植。“重樓生長周期長達10年,一畝種植成本要5萬多元,對技術、資金要求很高。但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盛產期畝產值能達20萬元。”雖說行情不錯,但參與的貧困戶很少,其中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種植重樓需要精耕細作,懶人養不活重樓。”

      一些群眾有“等靠要”心理。

      因眼紅建檔立卡戶享受優惠扶貧政策,金滿村本應帶領群眾脫貧的3名村委會成員竟然也申請成為貧困戶;有群眾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后,買肉買酒、舉杯歡慶,因生活條件稍好而落選的邊緣貧困戶心里很羨慕。有貧困戶危房改造后屋子漏雨,直接找到鄉干部說:“你們蓋的房子漏雨了,快來修一下。”

      不少貧困群眾易地搬遷動力不足。

      搬遷后居住地和生產地距離遠,兩頭兼顧不方便。金滿村村民中才紀說,全家已搬到安置點巴尼小鎮新居,但山上還種著花椒、玉米,平時他騎摩托車上山打理,一趟要一個多小時。吾馬普村石布子村民小組整體搬遷后,村民從安置點兔峨壩到村里,騎摩托車單程要一個半小時。

      生活習慣不適應。金滿村村民和中江搬遷后仍住在舊房。她說新家住得不習慣,以前自己種地,口糧和蔬菜可自給自足,如今生活開支明顯變大。搬進新居的高雪花說,新房天天都要掃地,她更喜歡老房子。

      地方解決后續就業能力有待提升。不少貧困戶搬遷后,在安置點周邊找不到就業崗位,不少群眾像中才紀一樣兩頭跑。

      群眾內生動力咋激發?

      精神扶貧既要“大水漫灌”,也要“精準滴灌”。加大投入,狠下繡花功夫,消除“看不見的貧困”

      魯掌鎮浪壩寨村武裝干事楊衛宏為了推銷自家羊肚菌,搞起了網絡直播,第一次面對鏡頭的他有點羞澀,介紹語都說不順,但試過幾次后,已經應對自如。之后,楊衛宏還嘗試了種無筋豆、竹蓀等。“以前收益再差,還是習慣種玉米。大學生村官在村里搞羊肚菌,鼓勵我加入,沒想到干上了癮,多虧了他們讓我開了眼界。”

      攻克怒江州深度貧困堡壘,要從外助推,集中力量,加大投入;更要從內發力,引導群眾主動擺脫貧困。納云德說,擺脫精神深度貧困,既要“大水漫灌”,也要“精準滴灌”。“漫灌”是為了讓思想教育、產業扶貧、技能培訓等盡可能地覆蓋到廣大貧困群眾,讓他們盡快掌握現代生活理念、市場所需技能,養成積極向上的志氣。“滴灌”是用更接地氣的內容,更喜聞樂見的方式,提升培訓效果,用更精準的措施發揮更好的減貧成效。

      整合資源,建立常態化、制度化精神扶貧機制。楊云紅介紹,怒江州將把人社、農業、扶貧、教育等部門的培訓項目整合到一起,充分利用基層活動場所,定期舉辦宣傳教育培訓活動。駐村工作隊將設專人主抓貧困群眾精神扶貧,經常入戶教育引導貧困群眾“我要脫貧”。州一級領導每月駐村兩天,縣級領導到掛包行政村駐村,鄉鎮領導到掛包自然村駐村,駐村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要組織發動、宣傳教育貧困群眾。

      李樹奇是培訓工作人員。“我們的課程有養殖技術、廚藝、普法、移風易俗等,在田間地頭上課,講村民想聽的、關心的內容,并把宣講內容編成歌舞、小品等形式,深受歡迎。”兔峨鄉阿塔登村一位貧困戶,打算讓上四年級的兒子輟學。鎮上得知后,反復到他家勸說,最后孩子得以繼續上學。

      發掘身邊典型,春風化雨入腦入心,感染引導貧困群眾。魯掌鎮浪壩寨駐村干部張明芳身患尿毒癥,在結束駐村任務后,仍心系老鄉,為村里的羊肚菌產業奔波,深受村民信任和愛戴。納云德說,要常態化宣講這樣的典型事跡,讓身邊事、身邊人感染群眾。

      多管齊下幫貧困群眾“找飯碗”。怒江州林業局副局長劉富泰介紹,怒江州森林覆蓋率達80.5%,日常管護任務繁重,聘請建檔立卡貧困戶擔任生態護林員,可讓貧困家庭有穩定收入。吾馬普村村民余四龍是村里的護林員,每天巡護周邊3000多畝山林。他很滿意這份工作:“1年萬把元工資基本夠日常生活開支了。”怒江州提出每戶貧困戶至少安排1個公益性崗位,目前安排了8000多個護林員,發展了1000多名河道治理員,還設置了地質災害監測員、城鄉環境保潔員等公益性崗位。

      納云德說,除了公益性崗位外,還應多渠道促進群眾就業創業,增強他們的“造血”能力。一方面引進來,提供優惠政策,鼓勵勞動密集型企業落戶;引導貧困農戶將已確權登記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企業、合作社、家庭農(林)場,與新型經營主體形成利益共同體,分享經營收益。另一方面走出去,根據市場用工需求,精準培訓,引導貧困群眾外出務工。

      針對群眾易地搬遷動力不足的問題,除了創造更多就業崗位,還要通過參與式扶貧激發他們的積極性。“在易地搬遷安置房建設中,多聘用貧困群眾,讓他們蓋自己住的房子,增加勞務收入的同時塑造主人翁精神。”培訓工作人員蘇義生說。

      打贏打好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必須解決精神深度貧困的難題。納云德說,怒江州要瞄準“看不見的貧困”,狠下繡花功夫,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塑造“我要脫貧”的信念,形成全社會干事創業的合力,提升脫貧質量。

      編輯:(編輯:zr)

      分享到:
      ① 大眾生活報-大眾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圖片新聞
      綜合
      份子錢是一堂生動的人際關系課 云南白藥發聲明 牙膏未使用禁用成分 小油馕“變身”大產業 撬動新疆鄉村振 “大發渠”成貴州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消防類機器人增強應急救援力量 周周送溫暖 季季有幫扶 開辦“電驛站” 最多跑一次 廣東省順德擦亮“美食文化”品牌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合作加盟  |  投訴報料  |  人員查詢  |  網站首頁

      赛马图片
      <delect id="fo1xi"><pre id="fo1xi"></pre></delect>

        <dl id="fo1xi"></dl>
        <div id="fo1xi"><tr id="fo1xi"><object id="fo1xi"></object></tr></div>
        

          <menuitem id="fo1xi"></menuitem>

          <delect id="fo1xi"><pre id="fo1xi"></pre></delect>

            <dl id="fo1xi"></dl>
            <div id="fo1xi"><tr id="fo1xi"><object id="fo1xi"></object></tr></div>
            

              <menuitem id="fo1xi"></menuitem>